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听了龙女的话,楚河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话在楚河看来,对也不对。

    站在黎山老母的高度,自然是如此,根基已定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即便是佛祖、道祖亲传大法,不合我道,也该弃之。

    但是楚河现在还只是在最初级的学习阶段,漫说是开辟自身道路,连门槛都还没跨进去。

    学习更好的根本法门,就等于有了一个更高、更好的起点,如何能随意对待?

    夜幕渐开,月色散去,水面折射出蒙蒙的天光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正是龙君寿辰的吉日。

    龙脊大街从头到尾,都挂满了喜庆的颜色,各种生灵都游走在大街上欢呼,早有龙宫的兵将,挨家挨户的派发着龙君赐下的礼物。

    未满一百岁的小妖精们,不断的奔跑着、嬉闹着,将喜庆的气氛渲染的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各种锣鼓声从一早上开始,就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楚河先去见了杨辰空和阿强,约定在寿宴上碰头,这才往一色殿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一色殿也妆点的十分喜庆,玉质道人换下了道袍,穿上了一声繁琐的宫装,原本就清丽冷艳的面容,更多了许多妩媚,成熟性感和清脆冷艳,竟然完美的集合在一身,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尤物。

    楚河自忖,他若是龙君,有这么漂亮的小姨子,只怕每天晚上觉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念头龌龊,幸好白天无有月光为桥梁,他与龙女白熙之间的联系减弱,除非主动以真气催动,否则连相互传递消息都做不到,更别提窥探对方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楚河松了一口气,不至于整日‘提心吊胆’。

    “子鸣!过来!这是姐姐给你准备的衣裳,你且先换上。”一色殿中,玉质道人指着桌上月白色的一身素雅长袍说道。

    那长袍之上,隐隐有水光流转,灵气波动也十分强烈,显然不是一般的袍子,最起码也是一件上好的法器。

    楚河有些‘羞愧’的点了点头,没有拒绝玉质道人的好意。虽然他有李城隍送的地蚕衣,但是他又不傻,怎么可能真的穿着去龙君的寿宴。

    待到楚河在偏殿换过衣袍,走出来的时候,玉质道长美眸一亮,露出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佛靠金装、人靠衣装,楚河长的本来就不赖,在这个副本中儒雅气质又获得加成,一身月白色朴素,却不失精美的长袍,便将他的帅气与气质尽数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袖口和衣领上的简单花纹,一身长袍,没有过多的装饰,却修长贴身。楚河只是站在那里,就犹如挺拔的小白杨一般,格外的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不错!我们走吧!”玉质道人说道一声,领头便走出了一色殿。

    一色殿外,早有玉车等候,即便是人手如此紧张的日子,分派给玉质道人调配的水族兵将也没有减少,排场依旧十足。

    玉质道人乘上玉车,而楚河则是跨坐在马背上,由虾兵牵马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的水中骏马,身有鳞片,颈部有鳃,四蹄如掌,掌间有蹼,故而在水中行动十分迅捷,至于到了陆地上的速度如何,楚河便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队伍没有走已经十分拥堵的龙脊大街,而是绕到龙尾街,从侧门入龙宫主殿群。

    龙宫主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