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韩允钧的手冷得像冰,还微微发颤。萧明珠明白,他虽然瞧见自己平安无事,没追问自己,但心底还是放不下,只怕真是被刚才误传的消息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。”她将韩允钧的手合在掌心里,紧紧地捂着,轻轻地将刚才发生的事都一一告诉他。

    韩允钧越听越觉着心惊,眸子也更加的深邃幽暗。小明珠能想到的,他都能想到,小明珠想不到的,他也能猜到几分。眼下一切的阴谋都像是冲着小明珠来的,但未必就是真只为算计萧伯父而已。

    宫女不会无顾离开,小明珠遇上阿昭也未必是偶然。

    那庄二姑娘和那吕六姑娘更像是存心冲着小明珠而去的。

    那句“小明珠落水”的呼救声也未必是叫错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只不得不说这设计者的心思缜密,几乎将各种情况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人都想得这么细了,能由得了小明珠就这样轻易的脱身吗,会不会还有下招?

    萧明珠痛痛快快的说完了,末了还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他们这是想结亲还是想结仇,难不成他们认定只要人进了门,一切就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?”

    他半垂下眼帘,遮住了眸中的怒气,极有耐心的向萧明珠解释她眼前的疑惑:“虽然说子凭母贵,同样,母也凭子贵,只要能进门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得了嫡妻的位置,哪怕成仇,哪怕枕头风吹不起来,哪怕无法生下嫡子,只要慢慢谋算,总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明珠听懂了,气鼓了脸颊:“他们想得还真美,真当我们一家子是纸糊的,由得了他们搓圆揉扁。”

    都不说让小木石出手,放出偏执的老夫人,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错?”韩允钧用力捏了萧明珠的手一下,他这点力气相对于萧明珠来说,就如蚂蚁咬了一般,萧明珠知道他担心自己,故意做出吃疼的样子,“我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认错,可将韩允钧给心痛坏了,忙松了手劲:“下次不必与她们多废口舌周旋,直接一脚一个踹湖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踹?那还不得赖上。”萧明珠有些迷茫不解。

    韩允钧轻瞟了她一眼:“打坏了就打坏了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萧明珠吐了吐舌头,暗戳戳地道:“皇上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,皇上最近暗挫挫的在试探她。她都不明白,皇上到底想要做什么,是嫌她不够格做阿钧的王妃,还是嫌她独占了阿钧全部的心思,准备找几个茬,再给阿钧再安排几个女人?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般。”韩允钧低语。

    父皇打什么主意,他如何会不清楚。随着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,父皇对他的期盼也就越来越高了,一样,父皇对小明珠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萧明珠也不多问,韩允钧又道:“你也用不着谨慎小心,以前怎么样,现在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那个位置,可是父皇不说明,他也只能装傻。待日子一久,想必父皇也会明白他的心思的,那又何必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