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萧木石的小脸更加严肃了:“这个我知道的,那鬼的道行不浅,而且还有过大造化,如果我能发现他,第一时间回来告诉姐姐。”

    姐姐之前可以不受那鬼法术的控制,并且破了那鬼的局,应该是除去那鬼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他顶多只能替姐姐打个下手。

    这点自知之明,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喧闹声,萧明珠和萧木石两人马上闭嘴不再谈这事,萧木石推门出去,见阳平公主和韩允景吵成一团,韩允钧站在旁边,似乎只是看着,也不劝,他悄悄的靠了过去,趁乱感觉一下每个人身上是否有阴森冰冷的鬼气。

    原来,那朱征凡醒了之后,就径直扑向了替他清洗伤口下人,一口咬在了对方的脸上,顿时鲜血直流,吓得阳平公主尖叫着不顾仪态,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正在屋内调制外伤药的道士,急忙上前用金针扎晕了朱征凡,然后又喊人拿来了软棉布带将他牢牢地捆成了个棕子。金针扎穴也只能让朱征凡晕眩了几息的功夫,他很快就再次苏醒了过来,人虽然不能动,在床上拼命的挣扎着,用头撞墙撞柱子,见人张嘴就咬,时不时还发现疯狂的大笑声……

    道长在两个粗壮下人的帮助下,强压着朱征凡把了个脉,这才发现,朱征凡的脉像与上午完全不一样了,脉象混乱无章。

    道长查不出原由,也没有办法对付朱征凡,只得让人去请了木玄真人过来。木玄真人替朱征凡检查了一番后,怒斥道长:“之前是谁替世子松的绑?世子可见了什么人?又吃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朱征凡戒瘾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,他怕朱征凡受不了那种痛苦的折磨会功亏一篑,也怕朱征凡会在痛苦难耐的情况下伤了自己,才会劝通了阳平公主,让人在这关键的时候把朱征凡绑在床上,强行戒瘾。

    可事实是,他刚刚赶到时,朱征凡却出现在了院中亭子那里。

    眼下,还病情恶化,疑似……疯了!

    道长老老实实地道:“公主非说不放心药童熬药,非要我亲自去小厨房守着药炉,后来我是听到院中有人大叫,说世子出事了,跑出来看时,已经是天雷过后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,之前发生了什么,他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木玄真人看向站在门外的阳平公主。

    阳平公主整个一天是又惊又怕,也已经积了一肚子的气,见状整个发作了起来,指着木玄真人就怒骂道:“本宫见世子绑着难受,才替世子松了绑,让他在屋里活动活动,晒晒太阳的,难不成真人想说,世子病情恶化,是因为本宫替他松了绑?”

    过来打探消息的小冬子,正好被阳平公主瞅见了,阳平公主把小冬子叫过来:“你家主子没事,那就把你家主子请过来,让他替本宫主持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小冬子点头哈腰,赔着笑,眼睛却贼溜溜地往屋里瞅,看到窗边小案几上的那个炖盅很眼熟,楞了老半天,惊愕地问:“它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那不是大皇子带来给庆王世子的汤吗?

    萧姑娘拿着这汤做文章,是挤兑了大皇子半天。

    大皇子当时的态度非常的奇怪,以至他们都怀疑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