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出租车继续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,在市郊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深夜,再加上外面天冷,周边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童华先一步下了车,杨小龙紧随其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最终,两人在一棵大树下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上次是不是你跟吕启山合起伙来算计我?”

    童华在说这话的时候,直接掏出了枪,并将枪口对准了杨小龙。

    “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何必还要多此一举问我?”

    杨小龙淡淡的回道,并没有因为童华拔枪而有任何慌乱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你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童华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算计你,那一切都是吕启山设的局,只是吕启山在动手之前连我都没有告诉,所以我也没办法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阿宾是你安插在吕启山身边的吧?就是因为他暴露了身份,所以吕启山才通过利用他设下了局对付你,所以说这件事其实跟我没有多大关系,我相信就算没有我给你提供定位,你也一定会出现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听完杨小龙这番话之后,童华便将枪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其实之前就有猜测,他被算计应该是阿宾身份暴露,最终被吕启山利用,成功设下圈套算计到了他,现在通过杨小龙这番话,无疑印证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前两天冒险给你打过电话,但是因为不是你接的电话,我就直接挂了。当时我以为你真的重伤需要转移到国外进行治疗,所以就想提醒你小心被吕启山截杀,可惜,我还是太年轻了一些,没想到你比吕启山更有心机,连我今天都差点被你干掉。”

    杨小龙略带自嘲的说道

    今天晚上童华那些手下攻击的时候完全没有对他有任何留手,要不是杨小龙反应快,说不定真的就把命丢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童华,杨小龙心中也存有怨言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,我向你道歉,但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没办法,毕竟我并未向手下的兄弟透露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童华满是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这歉意在杨小龙看来完全就是惺惺作态,他可以肯定,童华心中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毕竟他只是一枚棋子,而棋子在关键时刻是可以舍弃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说这个了,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瞒住吕启山的吧,如果不是确定你已经重伤濒死,他绝对不会那么贸然动手。”

    杨小龙没有再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争论下去,而是转向了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之前不论是吕启山还是杨子航都暗中打探过童华的消息,可得到的消息都是童华重伤濒死,吕启山这才会选择在今天晚上趁着童华秘密转移的时候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,你想知道,我倒是可以跟你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童华的讲解,杨小龙这才知道,虽然那天大爆炸他命大没死,但背部烧伤严重,而且除此之外,他带去的大刀帮精锐也在爆炸之中损伤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