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可当他们兴奋的冲入房内时,却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香艳画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牛郎呢,怎么一个都没看到?”

    哗—

    浴室门被拉开。

    厉南铖围着一条浴巾从白色烟雾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未着衣物的上半身肌肉结实健硕,小麦色的肌肤上有水珠滚动,顺着他诱人的胸肌往下缓缓滑落……

    外面还闹轰轰的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看到房里出现的几个男记者,脸色瞬间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而几个男记者在听到动静的时候,以为是牛郎出来了,马上举起相机对准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正要准备狂拍一番的时候,啪的一声,相机从手机滑落,砸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几人脸色一变,惊愕又惊恐的异口同声道:“厉,厉南铖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的男人,怎么会是厉南铖!

    爆料人不是说有四个牛郎吗?

    要一早知道厉南铖在房里,就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进来啊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吓得腿一软,就跪趴在了地上:“厉少,我们不知道您在这里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厉南铖沉下脸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厉少息怒,我们马上就滚,马上就滚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去。

    而房间外,围困着顾小念的记者也很快被保镖带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小念惊魂未定的倚在墙壁上,脸色有点苍白,似乎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刚才一番围堵中,她头发被人扯乱了,衣服也扯的皱巴巴的,身上还有不少地方被话筒碰伤。

    厉南铖冷着脸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低头打量着她此刻狼狈的样子,凉薄的唇微微上扬,嘲讽道:“你的手段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,故意进错房,再安排好记者,接下来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那些记者是我安排的?”顾小念惊愕的抬头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厉南铖冷笑,眼里没有半丝温度,鄙夷的看着她,“就算你昨晚真的进错房间了,那些记者也应该在你的房间外面等着,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?”

    这女人胆子够大的,居然敢给他下套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也不知道外面会有记者。”她呕得要死,明明她才是受害者,现在却还要被他冤枉。

    她的解释换来的只是他一声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眼里带着嫌恶,鄙夷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,直接扯下浴巾……

    “啊,你在干什么,你变态啊。”

    顾小念捂住眼睛,急忙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脸,瞬间爆红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男人难道真的是个暴露狂吗?!

    就算他的身材真的很好,很诱人,也不代表他就可以随随便便露出来吧。

    他不介意暴露,她还怕自己长针眼。

    厉南铖嗤笑一声,拿出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,从容淡定的好像没穿衣服的那个人是顾小念一样。

    “昨晚你可不是这样害羞,热情如火的缠着我不放,一直跟我要,现在才骂我变态是不是迟了点。”

    想到她昨夜的勾人模样,小腹一股热流窜过,他居然瞬间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厉南铖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厌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