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萧明珠觉着“应得”两个字很刺耳,简直就像是一场冰冷的交易,难道小木石不是爹的亲生儿子?不对,老道士不会撒谎骗人的。

    萧怀恩瞧着她的脸色不对,无奈的又道:“虽说是不得已,但爹委屈他多年是事实,这是爹该补偿他的。”

    萧明珠默然了,她能感觉得到爹心中的不得已,以老爹的为人不该是做出弃儿于不顾的事来,看来,父亲这些年没有给小木石正名,问题还是出在于他生母身上。

    到底小木石的生母是什么人,会让父亲这般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萧明珠咬着唇犹豫了一阵,拽着萧怀恩进到旁边的小间,才低声询问:“爹,小木石的生母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!”萧怀恩大喝了一声,随后,他的脸上流露出非常痛苦的神色,萧明珠被吓着了,倒不是因为萧怀恩吼她,而是,她从没有爹的脸上见过这样痛苦和愤恨的神色。

    小木石闯了进来,眨巴着眼睛看着萧明珠,又瞅瞅萧怀恩,突然开口说道:“大姐姐,师傅说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。”

    啥,一母同胞的亲姐弟?

    萧明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难道母亲没死,一直被爹给藏起来了?

    “爹!”萧明珠一把揪着萧怀恩的胳膊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萧怀恩根本就顾不上她,惊愕地看着小木石,嘴唇抖了好半天,才道:“你……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小木石点点头:“来之前,师傅都如实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萧怀恩像是被人抽掉了身上的脊椎,整个人软了下来,他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伸手拽过小木石紧紧的搂在怀中,一个劲地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爹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被萧怀恩紧紧地抱在怀中,小木石浑身上下不自在,在发觉有一拳打过去的冲动后,迅速地扭动了两下身子,如泥鳅般从萧怀恩的怀中滑脱出来,闪身就藏到了萧明珠的身后,紧紧揪着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萧明珠也板着脸:“爹,你说,还是我自己问小木石。”

    萧怀恩看着双手紧握成拳,一脸忿然的萧明珠,又看了一眼如兔子一般藏在萧明珠身后的小木石,心里如刀绞一般。两个孩子都有权知道真相,哪怕这真相当然的残酷,甚至还牵扯到了皇上。

    他下定了决心,起身:“罢了,你们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萧怀恩走在前头,萧明珠拉着小木石跟在后头,小木石还有些懵懂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见萧明珠面色沉重,也没有吱声,只是乖巧的跟着。

    父子三人一路无话到了书房,萧怀恩吩咐自己的心腹将书房四周严密的守护住,打开了书房里的暗室,领着萧明珠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萧怀恩打燃了火点,点起了角落里的灯,微弱的灯光下,萧明珠发现这个密室很小,也就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,桌子上摆着个沙盘,三面的墙上都着地图。

    萧怀恩在密室的唯一的椅子上坐下,紧皱着眉头像是在回忆往事。萧明珠也不催他,干脆将小木石抱起来放在他面前的桌上,自己侧身靠着桌子,安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