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萧怀恩拿起酒杯,朝着韩允景举了一下,一饮而尽,才道:“大殿下,犬子年幼,没见过什么世面,还望大殿下别与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韩允景很满意萧怀恩的识趣低头:“萧国公明白,那也别省那几个银钱,给小公子好好请几个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皇兄,可是嫌我教得不好?”韩允钧轻飘飘的插话。他没等韩允景回答,又扭头问皇上:“父皇,儿臣做个夫子也不合格吗?哎……儿臣还想着,可算有个打花时间的事儿了,没承想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差点没气翻了。

    这话让他怎么应,真让阿钧去教导个五岁小儿?还是要说,被他寄于重望的阿钧会教不了一个五岁小儿?

    他只能将火气都撒在了韩允景的身上,不悦地道:“萧卿的儿子怎么教,那是萧卿自家的事,你关心人家怎么教儿子,不如生个儿子出来自己好好教导教导。”

    韩允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哪会想到韩允钧会闲来无事去给人教孩子。早知道,他也就不会这样一头撞上去,自找没趣了。

    再说他也想要儿子,儿子可是夺嫡的重要筹码。但他不愿意自己的儿子是杨丁香生出来的,要是继承了杨丁香的那脑子,那还不如没有。

    杨允景不由地将目光瞥向了不远处的楚家那一桌,他的目光正好与一个身着孔雀绿袄赭红月华裙的姑娘对上,随后那姑娘飞快的垂下了头,没再往他这边瞧上一眼,但他却捕捉到了姑娘之前目光中的柔情。

    他可以确定,那位姑娘对他有意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那是楚家的哪位姑娘,能被领到宫宴上来的,必定是嫡女。

    他今天没领杨丁香前来,真是做对了。

    韩允景飘飘然,全然没了再找萧明珠他们茬的心思了,时不时偷看楚家那一桌。也许是他的目光太热切了,那位姑娘悄悄的往后面挪了挪,藏到了萧二爷的身后。

    随后,韩允昭回来了,九夜也领着韩婉婷回来了,吕六姑娘也悄无声息地回来了。没有人提起过庄娇华,也没有提过荷花边的事,大殿里依旧热闹非凡,仿佛庄家人的位置空着,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韩允景在偷看楚家姑娘的同时,韩允钧则是大大方方目光从没有离开过萧明珠。突然,他发觉了不对劲,小明珠怎么一直在喝茶?就算口渴,这都几杯了,三杯,还是四杯?

    萧子石小人,没觉着哪儿不妥,韩允钧只得冲萧怀恩使眼色。

    萧怀恩收到他的暗示,疑惑的扭头,正好又看到萧明珠一手紧紧揪着萧木石扯在身边,一手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茶,然后一饮而尽,这样子,有些像……像……

    他急忙唤了一句:“明姐儿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萧明珠抬起头,目光有些迷离,但眼睛里尽是笑意。

    萧怀恩不好的感觉更重了,“平哥儿,按住她,千万别让她动,也不要让她说话。”说着,他一把夺过了萧明珠手中的杯子送到鼻子下一闻,杯中哪是茶,无色,也无味,他抿了一些,也没有尝出什么不同来。

    萧怀恩的这种警惕,让008也觉着不地劲了,它这次没心疼它的能源,开启它好不容易恢复的扫描系统,分析茶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